会员登录
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

邮箱登录

保持登录

用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

联想手机开始发力,但为什么要先向乐视开火?

科技|雷锋网朱卫坤2016-04-27 21:27|阅读  次|

我要分享

0

[摘要] 4月21日,联想2016年誓师大会当天也是ZUK Z2Pro正式发布的日期。自去年8月ZUK第一款产品推出后,时隔8个月第二款产品终于问世。在万人誓师的舞台,ZUK CEO常程显...

联想手机开始发力,但为什么要先向乐视开火?

4月21日,联想2016年誓师大会当天也是ZUK Z2Pro正式发布的日期。自去年8月ZUK第一款产品推出后,时隔8个月第二款产品终于问世。在万人誓师的舞台,ZUK CEO常程显然有些激动,每一句话都仿佛要高八度说话。

常程激动并非没有缘由,台下坐着联想MBG的老大陈旭东以及联想集团的掌门人杨元庆。这两位大佬均是为ZUK Z2Pro而来。

“太子”ZUK下放记

遥想8个月前,常程一个人完成了ZUK的首演。彼时独立于联想之外的ZUK对于很多消费者来说都很陌生,外界好奇为什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互联网手机品牌会如此受到关注。

而这正是联想想要看到的效果。为了达到“去联想化”,ZUK甚至要求媒体在文章中隐去有关联想的任何词汇,而就在发布后不久,ZUK也将自己的官方域名从FM365.com更改为zuk.com。

熟悉的朋友应该知道联想当年的FM365战略,那是一个依托PC意图染指互联网的宏伟蓝图,而最后的失败也是联想现在最深的一块伤疤。或许冥冥之中,ZUK就是FM365的精神传承。

ZUK Z2Pro发布会的最后,杨元庆上台为这款产品定下基调。他连用了两个“重要决定”来肯定ZUK的成功,“去年让ZUK独立运作是一个重要的决定,而今年让ZUK回归却是更重要的决定。”

回想8个月前的“去联想化”再到今天的“回归联想”,ZUK似乎完成了一个下放历练的艰苦过程,如今“回朝”已是“太子”之位。

不过,陈旭东并未把ZUK完全收编,ZUK在机制上没有变化,仍然是创业团队非常灵活的机制,未与整个原来的体系混在一起。

联想旧将与联想旧将的对决

与ZUK Z2Pro相比,乐2MAX并没有得到贾跃亭太多的青睐,夹杂在汽车、电视、VR中间,这款乐视年度旗舰手机的出场时间远没有ZUK Z2Pro长。但并不妨碍它成为会后外界议论的对象,缘由自然是它的价格,2499元。“乐视做手机不靠硬件赚钱,靠后期乐视生态的服务获取利益。”“低于量产成本定价”是贾跃亭为乐视手机定下的基调,乐2MAX也因此成为截至目前最便宜的旗舰手机。

与ZUK Z2Pro的出场方式类似,乐2MAX也是在万人瞩目的发布会上被公布。乐视年度新品发布会于4月20日在乐视体育生态中心开幕,恰巧是联想誓师大会的前一天。

过去一年,乐视手机完成了从无到有的质变。乐视手机在市场上获得不错的口碑和业绩,同时也增强了乐视继续深耕移动业务的决心。

但乐视的问题在于,靠迅速搭建的班子领导移动业务,同时良好的市场反馈也给予了这支团队信心,可在产品实力上,乐视还只是一个新人。所以去年,乐视入股酷派,成单一最大股东,算是一定程度上夯实了产品基础。不过,在领导班子里,一些藏于水下的问题迟早会公开化。

现在负责乐视移动业务的掌门人是冯幸,出身于联想,擅长销售。负责手机研发和供应链管理的是梁军,同样来自联想,以产品见长。但同一块业务,冯幸和梁军却是两个不同部门的领路人,梁军为乐视智能终端事业群COO,而冯幸则是乐视移动总裁。

坊间一个未经证实的传闻,乐视仍在接洽酷派希望全资收购后者,而圈定的新掌舵者却不是冯幸。今年2月,乐视集团高管调整中,冯幸被任命为运营商事业部总裁,负责运营商事业部总体战略规划/落实、业务指标达成、人员和组织的管理等工作,向贾跃亭汇报。虽然乐视移动总裁一职未变,但显然冯幸的重心被限定在运营商范畴,这与他之前在联想的工作类似。

常程与冯幸昔日都受过刘军的提携,当年刘军牵头组织MIDH高管的名单中,常程负责产品冯幸负责销售,受联想移动业务下滑冯幸出走,而常程则被派去ZUK,“幸运”的留下。

如今这两人阴差阳错的站在了对立面,ZUK与乐视成了对手。

手撕乐视,联想急了?

ZUK Z2 Pro的发布会上,陈旭东在公开定价后,表示出对乐视的暗讽:“如果按照乐视的算法,ZUK Z2 Pro应该卖2899元,但我们只卖2699元。”联想表示,ZUK Z2 Pro卖2699元实际上也不亏损,那为什么同样的算法,卖得更贵的乐视却说是亏损,究竟谁的说法有猫腻?

陈旭东说,“这里面肯定有人说了假话,至于谁说假话我们就不评论。”

陈旭东的一纸言论将乐视推向了谎言的一端,但在探讨乐视的定价是否真的有问题之前,我们更感兴趣的是为何一向不与人为敌的联想却口风突变,开始手撕竞品了呢?

1. 联想移动羸弱已久,需要ZUK这款明星产品造势

联想高调宣布ZUK回归,其背后隐匿的是联想自身手机业务下滑的不争事实。陈旭东上任后对产品线进行了大幅削减,确定了MOTO、乐檬双品牌策略,而据腾讯科技报道,收编ZUK其实是因为MOTO和乐檬今年新产品数量有限,而ZUK今年计划有三款产品,所以联想移动业务要有改观,就必须将ZUK收回。

而如果按照市场表现划分,ZUK应该是目前联想三大产品线中最成功的一个。MOTO在高端市场的表现一直没有起色,乐檬在低端市场也只是刚迈开了第一步,反而夹在中间一直独立的ZUK备受好评,ZUK的回归是联想自身缺乏明星产品的弱势表现。

2. 借势营销,联想终于学会了互联网模式

与乐视的发布会仅隔一天,也许是巧合,但巧合就需要利用。联想已经跌出“中华酷联”,与华为比力不从心、与小米比,小米的状态似乎还不如乐视,恰好乐视又有类似的产品,不借乐视的势又能借谁的呢?

3. 乐视的成本价销售模式戳痛了联想

这是一个很宽泛的议题,因为乐视不仅戳痛了联想,它戳痛了所有的传统硬件厂商。

传统硬件厂商的利润仅来自于硬件层面,而乐视却甘愿赔本销售硬件而却可以从软件和内容获利,周鸿祎也曾有过这样的表态,硬件未来真的有可能免费。但以联想为代表的传统硬件企业却无法学习这个模式,基因不同。

实际上,不光是乐视,小米、魅族都在不同程度上转变手机盈利模式,应用商店、主题商店、手机游戏都可以作为利润来源,甚至小米在一些低端机上都已经开始推行系统广告。

4. 联想与乐视,其实是当下两种不同企业文化的对垒

联想是典型的传统硬件厂商,以规模取胜,而获得收益仅限于硬件规模之上摊开的利润。乐视则是典型的互联网公司,在对待硬件的态度上虽然也是规模为王,但在后续的收益上却能依靠内容赚钱(我们暂且认可乐视的会员模式)。

联想的弊端在于拥有普遍的大公司病,缺乏狼性,不善于营销,对待产品更倾向于闭门造车。此前联想也有过类似的观点,从以产品为中心向以用户为中心转变。ZUK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。

而乐视则是纯粹的互联网企业,敢说敢做营销为王。善于利用互联网盘活内容业务,硬件不过是一个漂亮的盒子,软件和内容才是核心。


返回网站首页
分享:

观维图说 更多